进入申慱sunbet官网

甲午兵戈:霸爱摊上腹黑老公

2019-04-07 14:52栏目:传媒
TAG:

  作为基金持有人数量的体现,户数的变更往往不受重视。然而,这单一数据的变化实则与基金规模、投资者的信任程度等息息相关。随着2018年年报披露工作的正式结束,公募基金的各项数据也都水落石出。据公开数据显示,对比2017年末,2018年公募基金累计实现3.6亿的户数增长,超九成源于货币基金的贡献。而在基金管理人方面,在整体户数大增的背景下,数据可统计的129家基金公司中,仍有近1/4的机构户数缩减,其中还不乏“老十家”的身影。此外,从已被监管层打入“冷宫”的基金看,保本基金和短期理财基金在规模缩水的同时,户数也出现了明显的缩减,而分级基金AB份额则有所增加。
 
  东方财富(20.550, -0.33, -1.58%)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公募基金份额持有人户数总计约为11.63亿户,较2017年末的8.03亿户,新增3.6亿户,同比增长44.83%。而从各类型基金的户数变化看,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债券型基金的增长幅度最大。从2017年末的682.47万户增至2018年末的1125.78万户,同比增长64.96%。不过,就户数增长最多的类型而言,则是货币基金居首。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截至2018年末,货币基金的累计户数已达10.16亿户,较2017年末的6.86亿户,新增3.3亿户,同比增幅为48.1%。也就是说,2018年3.6亿的基金持有人户数增长,仅货币基金就贡献了91.67%。
 
  对于户数增长主要来源于货币基金的原因,长量基金资深研究员王骅认为,是移动支付推广的作用。举例来说,2018年余额宝开始接入天弘之外的货币基金,其中博时现金收益A的基金户数从2017年底的20万户猛增至1600万户,中欧、华安、国泰等基金公司接上余额宝的货币基金规模都有明显增长。除了余额宝,微信支付也能有多个货基备选,钱包功能的广泛普及使得货币基金户数明显增长。
 
  正如王骅所说,据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作为首只已于2013年对接余额宝的产品,天弘余额宝单只基金2018年户数增长就超过了1亿户,达1.14亿户。而同期,余额宝对接的其他共13只货币基金也实现户数暴增。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13只货币基金户数已达1.13亿户,较2017年末的0.03亿户,新增1.1亿户,同比增加超36倍。
 
  除对接余额宝等第三方平台外,也有货币基金在对接银行理财产品之后,户数出现大幅增加。一家银行系公募市场部人士表示,公司基金产品户数的大增主要来源于旗下某只货币基金户数的增量所致。该基金对接了某款银行理财产品,通过银行的销售渠道,实现持有人户数大增。
 
  从货币基金未来户数的发展趋势看,王骅表示,2018年货币市场利率就在不断下行,但还是能看到货币基金规模持续增长,可见决定这类产品的要素并不完全是收益水平,应用场景和用户体验才是关键。所以,货币基金的户数增长主要看互联网公司持续运营和创新能力。目前一些代销机构已经针对单一货币基金收益不佳的情况开始布置货币基金组合,而组合的概念普及除了能平滑收益,对户数的拉动也是不言而喻的。
  借款3000元赔上一套房 日前,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依法对钟某波等18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等一案进行公开宣判,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判处钟某波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至一年三个月不等。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钟某波于2014年投资成立浩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大公司”),还陆续成立其他关联公司,逐渐组成了一个以钟某波为组织、领导者,人数众多、层级分明、具有一定经济实力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据悉,该组织“套路贷”多名高中生、大学生,与其签订高额借贷合同。被害学生因无力归还借款,在极度恐惧中或被迫辍学,或离家出走。
 
  其中,因创业需要资金的在读高中生刘某向浩大公司申请借款6万元,并签订6万元的借款合同。但该公司仅提供3000元的借款,口头约定月息600元,谎称会撕毁上述6万元借款合同。此后,钟某波等人按6万元的借款合同及相应的利息向刘某追债,并以要上门催收、淋红油等方式相威胁。为归还债务,刘某被迫多次签订新的借据以覆盖旧的借款及利息。
 
  最后,钟某波等人将上述新旧借据及利息累计后,称刘某欠款金额合计为39万元,迫使刘某提供商品房抵债。后刘某父亲被迫以124.8万元将该房买回。
 
  此外,钟某波于2016年多次诱使在读大学生欧某参与网络赌博,致使其欠下赌债共360万余元,欧某被迫三次签下分别为70万元、200万元、90万元的借款合同用于归还赌债。因欧某无法还债,钟某波等人非法拘禁欧某,并向欧某父亲索要债务。欧某父亲陆续向钟某波等人归还了370万元。
 
  另查明,钟某波等人通过“太阳城”、“长江网”等赌博网站共接受投注额760万余元,盈利51万余元。为迫使被害人归还欠款,该组织还实施了多宗非法拘禁犯罪,并通过在被害人住处、经营场所淋红油方式迫使被害人归还欠款。
 
  采取“软暴力”实施违法犯罪活动 记者注意到,河源市源城区人民法院近日也公开宣判一宗“套路贷”涉黑案件,犯罪分子多次以“软暴力”行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
 
 
  资料显示,主犯黎某木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参加该组织的6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至一年六个月不等,并处罚金二十七万至一万元不等。
 
  2017年9月起,被告人黎某木为谋取非法收入,伙同被告人赖某康等6人,成立主要以放高利贷为业务的公司,采取“套路贷”方式,诱骗被害人签订大量空白的借款合同、借条等,此后以被害人违约为由,虚增债务,向被害人非法催债。
 
  在催债过程中,该黑社会性质组织采取上门骚扰、泼油漆、堵锁眼、送花圈、威胁等“软暴力”手段,有组织地滋扰、闹事,并采取抢劫、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暴力威胁手段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给多名被害人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和心理威慑,严重影响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