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申慱sunbet官网

神秘星球孪生公主2:百兽战队大结局

2019-03-25 16:14栏目:精选
TAG:

  周五(3月22日),亚盘时段,国际油价小幅走低,但仍接近2019年的峰值,因OPEC+减产以及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导致油市供应减少。受制裁和内部政治危机,委内瑞拉原油产量从300多万桶/日的高位暴跌到不超过100万桶/日,而伊朗3月石油日出口已跌至今年以来最低。
 
  截止北京时间12:45,美油小幅承压60美元关口,报59.86美元/桶,日内跌幅0.22%;布油报67.73美元/桶,日内跌幅0.19%。尽管今年原油价格上涨近30%,但加拿大皇家银行表示,油价仍然低于OPEC一些国家的财政盈亏平衡水平,这意味着许多生产商有兴趣进一步支撑市场。
 
  随着油价再次走高,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像以前那样发布推文抨击OPEC提高油价。分析认为,如果布油升至80美元/桶以上,特朗普开始谈论并支持“NOPEC法案”的可能性将大幅上升。
 
  OPEC取消召开4月份的特别会议,将在6月开会决定是否延长减产。目前市场预期OPEC届时仍会做出延长减产的决定,但减产的幅度或将根据伊朗以及委内瑞拉产量下降情况做出调整,这意味着市场可能比之前OPEC预估的要紧,过早的做出限产决定,可能造成油价飙升。
 
  产量下降已导致全球库存收紧。咨询公司JBC Energy估计,自1月中以来,石油库存已“大幅”减少4000万桶。OPEC的原油日产量从2018年年中3280万桶的峰值降至今年2月的3070万桶。
 
  该行表示,由于OPEC的实际领导国沙特在面对来自美国的压力没有表现出任何动摇的迹象,预计OPEC很可能将减产协议延长至2019年。
 
  从近期国际油市的走向来看,尽管市场对于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以及国际贸易局势存在担忧情绪,但是因OPEC大幅减产使得市场短时间仍维持看多的立场。
 
  但是分析人士警告称,自2016年以来支撑油价上涨的最主要的因素就是OPEC+的持续减产,因此在美原油产量持续增加以及需求增速放缓的情况下,OPEC除了维持减产,否则油价将不可避免的出现回落。
 
  这意味着只要任何有关OPEC放松减产或者是停止减产的举措都可能导致油市供过于求的状况加剧,这将导致油价承压。
 
  除OPEC+今年的减产政策外,美国对OPEC成员国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也提振了油价。
 
  在美国的制裁和内部政治和经济危机中,委内瑞拉原油产量也在减少,从制裁前的300多万桶/日的高位暴跌到目前的不超过100万桶/日。
 
  澳新银行周四指出:“美国政府今年稍早对委内瑞拉实施制裁后,委内瑞拉对美国的出口终于枯竭。”
 
  而伊朗方面,石油出口也已大幅下降。美国计划从5月起,通过要求进口国减少购买,以免遭致美国的制裁,使伊朗的原油出口削减20%左右,至100万桶/日以下。
 
  援引油轮数据和业内消息人士称,伊朗3月石油日出口已跌至今年以来最低。
 
  根据路孚特Eikon数据和其他三家追踪伊朗出口的公司,本月迄今为止,伊朗原油日出口量平均在100万至110万桶之间。这低于2月至少130万桶的日出口量。
 
  Price Futures Group分析师hil Flynn表示,市场在升至这些水平后有些犹豫不决,如果没有新闻事件,市场将会回落。因此,日内公布的本周美国活跃钻机数量将受到密切关注,该数据被视为前瞻性生产指标。
 
  美国原油产量自2018年初以来产量增加超过200万桶/日,使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生产国,领先于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国际能源署(IEA)估计,到2021年美国将成为净原油出口国。
 
  美国石油钻井数据连续第四周减少,下滑至833台,钻探活动放慢至近一年来最低水平。而在产量方面,美国原油产量回升10万桶/日,重回创纪录的1210万桶/日。产量飙升导致出口增加,达到300多万桶/日。
 
  回想去年四季度,原油价格暴跌的情形依然历历在目,而在这场“有预谋”的暴跌中,特朗普可谓是重量级的交易选手。在宏观因素的冲击下,原本高位岌岌可危的价格出现了松动,特朗普一声令下豁免8个伊朗原油进口国更是让投资者惊慌失措,多头之间的严重踩踏以及空头的大举进场使原油市场进入了凛冽的寒冬。
 
  在这接近半年的时间里,原油价格经历暴跌之后的暴涨,原油市场经历了供需偏松之后的大幅收紧。随着近期油价保持强势,特朗普又开始动用“推特”这个大杀器。转眼间,美国对伊朗原油的出口豁免政策仅剩下一月有余,美国也逐渐从石油产品净进口国转变为净出口国。而且美国的“豁免”并非是永久豁免,奥巴马时期,获得豁免的20个国家需要每隔180天接受审核,确保其伊朗原油进口量已经下降20%,才能获得新一轮的豁免权。那么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之下,特朗普的伊朗政策是否会发生转变呢?油市又将经历怎样的变局?要搞清楚这个问题,需要对这半年的市场进行详细的梳理。
 
  在去年11月份伊朗被制裁之前,难得获得喘息机会的伊朗开始大量开采原油进行出口。在2016年到2017年的两年时间里,伊朗大约有200万桶/天以上的原油出口,在2018年,这个数字的峰值达到了249.5万桶/天。其中伊朗原油最主要的买家分别是中国、印度和欧洲,这三个买家在2018年上半年分别贡献了64.1万桶/天、59.1万桶/天、48.3万桶/天的进口量,同时这三个地区的原油进口量占到伊朗总出口量的75%以上。
 
  在去年11月份伊朗原油出口禁令生效之后,伊朗原油市场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出口的快速下滑,从18年7月份的223万桶/天,最低下滑至2018年12月份的63万桶/天,下滑幅度高达160万桶/天!尤其是作为伊朗原油出口第三大目的地的欧洲并没有得到美国的进口豁免,对伊朗原油进口也在2018年11月份戛然而止。中国和印度虽然取得了原油豁免权,但整体的伊朗原油进口量也较之前大幅下滑。
  除了伊朗之外,非美市场的原油产量也正经历着下滑的局面,尤其是沙特领导的OPEC国家。在去年达成减产协议以来,沙特不遗余力地超额减产使得全球市场供应出现趋紧的迹象。截至今年2月,沙特减产执行率已经达到了166%,整体的OPEC减产执行率也达到了114%,这还是尚未计算伊朗以及委内瑞拉原油产量下滑的情况下。
 
  减产政策虽然维持了高油价,但市场份额却在不断流失。由于传统供应的下滑,以美国为首的新兴过剩供给就会出现替代作用。根据EIA的统计,美国石油产品净进口量逐年下滑,在去年年末,美国石油正式从净进口国变为净出口国。根据IEA的预测,随着美国港口基础设施的建设,美国原油出口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到2024年,美国原油出口甚至有可能超越俄罗斯,达到900万桶/天,成为全球第二大原油出口国。
  在全球经济走弱以及新能源冲击的背景之下,市场需求容量将会越来越有限,而市场供应却在不断增加,新兴的出口国抢占现有市场份额将会是其原油出口的主要渠道。在这种背景之下,特朗普的能源政策似乎也就变得更加清晰。
 
  本周,全球宏观市场关注的焦点是美联储意外的超预期鸽派,美联储的鸽派行为并不是对特朗普的妥协,而是美国经济正出现前所未有的危机。从种种指标来看,美国经济面临着拐头向下的风险,同时全球经济指标也不太乐观。在这种情况之下,美联储继续加息相当于自毁前程,于是我们看到了美联储主席宣布2019年将不会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