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申慱sunbet官网

乐嘉劈木板:病人在厕所与护士交欢

2019-04-20 16:13栏目:观点
TAG:

  “往日繁华,而今物是人非”,不仅是当前网贷行业的现实写照,也是近年来上市公司与网贷平台间“恩怨情仇”的客观总结。
 
  犹记2014年前后,彼时网贷行业风头正盛,不少上市公司通过自建、联合设立,或入股、收购网贷平台的方式,蜂拥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只要沾上P2P概念就收获股价的攀升。据可查数据显示,最高峰时曾有超过100家网贷平台贴有“上市系”的标签。
 
  然而“好景不常在”,从2016年开始就有红星美凯龙(12.950, 0.14, 1.09%)、盛达矿业(11.200, 0.07, 0.63%)等多家上市公司宣布退出网贷行业。有业内人士分析,“退出多为受政策影响,优化资产结构及资源配置,突出主业等原因。”截至2016年10月底,共有98家上市系P2P平台,涉及上市公司143家。
 
  不得不承认,受监管政策影响,网贷平台甚至是行业本身,已经很难承载众多上市公司布局互金的初衷及愿景。这也直接导致上市系网贷平台数量进一步减少——据融360统计,截至去年11月底,上市系网贷平台数量已降至64家。而最新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具有上市公司背景的网贷平台大约剩余30家,在约30个月的时间里减少了70家。
  在网贷行业恣意生长的2014年前后,上市公司与网贷平台频频“牵手”,市场上一度出现逾百家“上市系”标签的网贷平台。
 
  2014年,熊猫金控(16.100, -0.30, -1.83%)发布公告称公司将斥资1亿元建立新的业务线P2P平台银湖网。同年7月22日,新纶科技(10.630, -0.07, -0.65%)的一则公告则更体现了上市公司对网贷行业的热情。公告称,认缴深圳鹏鼎创盈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鹏鼎创盈)新增股本已完成验资。公告中同时登出了公司增资扩股后的股权结构,27位股东中其中16家是上市公司。随后,又有御银股份(6.530, -0.17, -2.54%)、通达股份(6.700, 0.36, 5.68%)及鹏鼎创盈等10余家上市公司介入到P2P行业。
 
  进入2015年后,这股“联姻”热潮也并未退却。据网贷之家此前数据,截至2015年9月底,上市公司系P2P平台为43家,而涉及的上市公司超过70家。
 
  就二者的结合,彼时在业内看来属于双赢。有业内人士此前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从资本价值上看,上市公司布局或者收购互联网金融业务,有利于改善资产结构,获得更高的资本溢价,做大市值。从业务结合度来看,上市公司可以借助互联网金融优化自身产业布局,整合资源,加强业务协同性,提升产业链上下游的供应链融资服务。对于互联网金融企业来说,一方面能够背靠上市公司主体信用优势,拓展品牌附加值与公信力,有效拓宽获客渠道,降低营销成本,一方面能够捕获相对优质的基础资产,不断迭代自身资产端的业务与风险控制水平。
 
  事实上,更为直观的好处是,于网贷平台而言,上市公司的信用背书是其吸引用户的有效砝码之一。而对上市公司来说,概念在二级市场中永远是不可或缺的。当时网贷行业风头正盛,上市公司只要沾上相关概念股价就大涨。举例来说,2015年7月份,曾经频繁提及互金概念的中科金财(20.710, 0.48, 2.37%)与中航资本(6.500, 0.02, 0.31%)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其中主要合作领域就包括在互联网金融公司领域开展股权、业务合作等。当公告签署协议之后,该公司股价连续实现两个涨停,2015年股价高点达到170.32元,市值接近600亿元。又如曾以烟花、爆竹作为主业的熊猫金控,转型互金后股价飙升。
  丢了一把瓜子壳,换来一笔罚款,旧事重提,刘国平有点不好意思。
 
  人民日报4月19日报道,刘国平家住山东省荣成市王连街道东岛刘家村,去年9月,他在街上随手扔了瓜子壳,被村里的环卫志愿者撞见。按照村信用管理实施细则,除了罚款,还被扣信用分10分。
 
  2012年,荣成在山东省率先启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并于2018年获评“全国首批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社会信用融入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城市,融资贷款、职务晋升以信用等级为参考;在农村,评选先进、享受福利,都与个人信用等级密切相关。守信者得“甜头”,失信者有“痛感”。
 
  思来想去,刘国平主动缴了罚款。村里砌水沟、修山道,都能看见他忙前忙后。年底一算,刘国平不仅挣回了被扣的分,还超出基准线20分。
 
  “当了‘诚信之星’,开大会、挂红花,奖了200元,看闭路电视、机械耕田全免费。”从怀里掏出荣誉证书,刘国平像捧了个宝。
 
  诚信的种子,不只在刘国平心中生根发芽。在荣成市,信用体系建设已延伸至全市916个村居中的899个,成为推进乡村治理、提升乡村文明水平的有力抓手。
  全村115户,有101户欠村集体的钱,时间最长的欠了50年。结合实施信用管理,3个多月全部清欠
 
  今年3月13日一早,王连街道人大工委主任马军峰收到一条微信:9.2万元的清欠工作顺利完成。
 
  发信息的,是马岭董家村党支部书记董文会。春节前,马军峰交给他一项任务:结合实施信用管理,清理村民与村集体间的欠款。
 
  “当时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当了10多年村支书的董文会知道,这事不好办,“全村115户,有101户欠村集体的钱,多则万把块,少则七八十元,时间最长的欠了50年,有的当事人都不在了。”
 
  被马军峰赶鸭子上架,董文会只好硬着头皮干。那时候,信用管理刚开展,村民守信意识不强。董文会把马军峰请进村,当面给党员、村民代表讲课,历数失信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春节刚过,董文会走了“三步棋”:村集体先还清欠村民的钱,然后补发欠村干部的工资,最后统计不在村的村民欠款。
 
  正月初七,清欠工作头一天。村两委大院围了不少人,但谁也不冒头。董文会现场再次宣讲守信受益、失信受制。不少村民家里都有人在外务工、创业,一听全明白。陆陆续续,有人开始交钱。一周时间,90%的欠款缴清。欠了村集体50年钱的当事人,早已不在人世,但他的孙辈专程赶回来把钱还上。
 
  “不试不知道,信用管理确实好用。”董文会说,“一开始村民不太理解,解释明白了,谁也不愿为这点钱因小失大。”
 
  在山东省,荣成是首个对市民实行信用千分制考核的县级市,全市60多万居民都有信用分和信用等级,信用系统覆盖所有行业领域,设立了党政机关、社会法人、自然人、村居组织4个数据库,与所有部门单位和镇街联网共享。荣成市编制《社会信用信息征集目录》,既征集违法违规行为,也征集不文明、不道德行为,涉及600多项经济社会活动,目前已累计征集1900多万条基础信息、220余万条守信和失信信息。
 
  在信用评价结果应用上,荣成市动真碰硬。市里出台的奖励性政策文件,全部注明适用的信用等级;资金扶持、项目申报等公共资源分配活动,优先考虑诚信度高的企业和个人;岗位招考、职称评定等社会管理活动,都要进行信用审查。
 
  “市级层面的信用加分侧重志愿服务、献血、捐款和获得荣誉表彰,扣分则侧重违法违规、‘老赖’等较为严重的失信行为。信用体系建设向农村延伸,需要更多考虑农村实际。”荣成市社会信用中心副主任黄春晖说,市级层面有规定的,原则上使用市级评价标准;市级层面没有规定的,“结合镇街重点工作、村情实际,制定村级评价标准,确保接地气、能落地。”
 
  荣成印发《农村居民信用管理办法(试行)》,指导各镇街、村居制定信用考核标准。每位农村居民的基准分也是1000分,乱倒垃圾、不按规定养犬、违规烧荒等行为,都被列入扣分项目;相应地,参加村居服务、帮助困难群众等也被列入加分项目。